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小说 >> 聊斋夜话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夜半“君子”来 【字体:
夜半“君子”来
作者:曹友琴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17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/12/2

  年轻时候,因为天生多梦,没有享受过一次一觉睡到大天亮的酣畅。夜夜梦境相随,遭人追杀的噩梦、想入非非的美梦,心想事成的黄粱梦,都做过。或许是因为喜爱与枕边书相伴而眠,梦中舞文弄墨的事也不少。倘若一梦醒来,提笔记下梦中文字,大概也不算杂乱无绪的梦话吧。妻莞尔戏谑:“可惜夫君成不了文章高手,要不然冠以‘梦幻作家’,应是当之无愧,或可谓之文坛一绝了。”

    随着年岁增长,做梦也与时俱进。由梦绵绵“进步”到难入眠,更时有终夜无眠。无可奈何,只好应召加入失眠大军,结缘安眠药。无眠的辗转反侧,弄得妻也睡不安稳,受不了我的“骚扰”,经过多次和平协商,最后达成协议:各自割据一房,分床独眠,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 某夜。客厅里的时钟已经敲过12响。恰逢“明月入我牖”,月光如水一般洒落在床前。夜深人静,无眠的我,“独窥天上月”。听窗外白杨萧萧,“虫声新透绿窗纱”,思接千里,心也悠悠,情也悠悠,倒也别有一番雅致。

    正怡然处,眼前似有花影在窗前掠过。俄而,一张面孔紧贴着窗玻璃向室内窥视。

    我迅即清醒地意识到,不熟之客,梁上君子光临!

    然而,心境依旧如月如水,轻声相问:“小兄弟遭何困境,一定要做此等买卖?”

    “君子”定格在窗前。

    “老朽非官非商,‘床头金银无半文’,室内仅有一橱破书而已,入室亦将无大斩获。”

    “君子”无语,似乎进退两难。

    “小兄弟,倘确遇难解之困,在下当尽绵薄之力相助。”窗外人无声,似在聆听、思量。

    黑暗中,妻于不经意间,悄声走近我床边,俯身发问,不无调侃:“深更半夜,夫君还在同何方佳人侃侃而语?”

    “梁上君子也。”我笑答。

    妻明白过来,她用平日惯常的幽默语调,抬头轻声对窗外言:“既为君子,何不进陋室一晤?”

    贴窗的“君子”头影悄然消失。妻向窗外轻声念起郑板桥诗句:“天寒不及披衣送,趁着夜色赶豪门”。

    我披衣下床张望,窗外已了无人影,唯有满地月色清辉和秋夜的宁静。

文章录入:曹友琴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评论留言: 共 0 条评论 (客观留言,文明评论!)

     
    姓名: 验证码: 查看评论  
            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6 www.wtxy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