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小说 >> 聊斋夜话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阎王爷的《招聘告示》 【字体:
阎王爷的《招聘告示》
作者:带雨的云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524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/12/13

    他每天东西南北“赶场”,看看这个单位的招聘告示,听听那家公司的招聘要求。非常遗憾,不是这个条件不合便是那个方面够不上。都快断粮了,每天只能几个馒头哄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 谢老天照顾,气候晴暖,到处都可以住一宿,不要花住旅店的钱,有时就在一个修缮中的阎王殿过一夜。

    他爷爷是风水先生,儿时常听爷爷讲故事,知道閻王不是坏人,不坑害无辜者。閻王本是司轮回的神,唐代从印度传来中国。閻王分成十殿,称做地府十殿閻王,各有任务和名号。

    第一殿管人間生死;第二殿叫冰冷地獄;第三殿称黑绳地獄……八、九殿是罪大恶极者受刑的地方,叫做闷锅地獄、铁网地獄;第十殿负责核定鬼魂的善恶,然后决定对他们如何发配,犹如人世间的组织部门。

    安排了投生的,首先由孟婆灌迷魂汤,使他们忘却生前的事。孟婆的职能和后人的机构不容易找到相应点,勉强可以和宣传口类比。爷爷还告诉他,為亡魂超度是为了求得各殿閻王开释而早日升天。

    ……他晕乎乎中来到了大殿前,忽见一“黄表纸”上写着《阎王招聘告示》。他非常奇怪,阎王爷也赶“新潮”,也讲“透明度”,也公开招聘?

    机关和企业多是招坐写字间的办公人员,其它则不是做饭、理发、扫地,就是烧开水、看大门、扫厕所,他不知道阎王是招哪些工种。他慢慢的过去,待仔细瞧来。

    哦,阎王爷的招聘不分工种,文武都行,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都要。然而招聘条件不高却是十分离奇。公司、机关要求高学历,有工作经验,家庭出身和政治条件好,要求个头高大身材好,女性则是年轻漂亮、标准“三围”。

    不看则已,看后简直令他笑掉了大牙。这里的要求却是“脸厚”“心黑”“胆大”“手狠”,性别、学历、资格、长相、年纪等等一概不论。

    他一边捉摸一边觉得好笑,一定是什么人吃喝嫖赌腻烦了,想个绝招拿阎王爷逗笑打趣,真正弄得如同谚语说的:“阎王爷的告示,鬼话连篇”。

    正不想看这扯淡的告示打算走,却过来两人。一个瘦高个,拉长了一张脸,脸色刷白,穿白色长袍,好长的白眉毛,戴一顶尖尖的白色高帽;另一个则矮墩墩、胖呼呼,特大的脑袋,赤紫色的脸庞,咧着一张大嘴,穿一件宽大的黑色短衣,袒着怀,戴一顶黑色斗形帽。

    瘦高个晃着一双大手朝他一摇一摆走来;矮胖者者则腆着肚子,张着宽大的嘴巴,嬉皮笑脸、嘻嘻哈哈。他非常意外,知道这是白无常和黑无常哥俩,爷爷告诉过他,破四旧的那年,爷爷还带他去城隍庙看过,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 爷爷告诉他,从前过年过节时,白无常总是满大街的摇摇摆摆、游游逛逛,黑无常则在白无常前面咧着嘴巴、疯疯癫癫、跳跳蹦蹦。

    白无常一双眼睛紧盯住他,板着一张冰霜脸,表情十分严肃,大手掌抚着他后脑勺说:“机会难得哟,小伙子就应召了吧”。黑无常则嬉皮笑脸,用小手指尖点着他的鼻头说:“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小伙子,不要挑三拣四、挑肥拣瘦,就来我们这里吧,这里的待遇相当优厚,而且常有‘孝敬费’,保证你灰色收入大大的有!”

    “你们怎么这样怪里怪气的招聘条件嘛?我这人一贯胆小怕事做人本份,心肠软,不忍心欺压百姓,也狠不下心,下不了手整人、打人、杀人,还不好意思克扣人家的工资或者收人家的贿赂,又不乐意昧着良心助纣为虐,不乐意当人家的犬马,还从来做事凭良心。”

    “二位爷,我知道,做人不能不分善恶,没有人格,我虽然才读三年书,没有高学历,也是个明辩是非和通情达理的人。”

    他又接着说:“二位爷,对不起,脸厚、心黑、胆大、手狠的条件我一样也没有,只能干粗活、力气活,谢谢你们的好意,另寻高人吧,现如今、眼目下,这样的人还是能找得到的。”

    白无常微微温和了些:“小伙子,学坏容易学好难嘛,你来到这个大染缸,要不了多久便自然而然能变坏,自然而然会变黑。不变坏哪能发大财享大福,哪有钱孝敬上司,哪有钱买高档别墅,哪有钱出国豪赌,哪有钱包养二奶呢?”

    白无常又接着说:“前怕狼后怕虎干得成大事吗?不脸厚心黑能忍心干坏事吗?不手狠下得了手吗?小伙子,又想吃腥又怕惹骚是不成的,小伙子,一定要审时度势哦!”

    他回答说:“我不,我是规规矩矩的本分人。”

    黑无常接下去说:“你简直是说屁话,来这里的难道都是孬种,都是不本分的人。他们本来也是良家子女,一个个都是规规矩矩的本分人,跳进了染缸里能不染色嘛,走多了露水路能不湿鞋嘛。来吧,非常优惠,今天报名费全免,照片也不需要,摁个指印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 他又回答说:“我不敢,不是说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’吗?我不上这个当,将来被抓了去上刀山、下油锅划不来,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娘,九十多岁的老奶奶要我照顾呢”。

    黑无常忽然收起笑容,板起一张紫黑的脸膛,用手逮住他的衣领说:“小子,我就看中了你,愿意干得干,不愿意干也得干,干得来得干,干不来也得干,胆子大得干,胆子小也得干,脸厚心黑胆大手狠得干,不脸厚心黑胆大手狠也得干,思想通了得干思想不通也得干,这大门你是进得来出不去的!”他想喊“你们这里怎么比阳间还黑呀”,可是喊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 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才惊醒过来。原来有人逮住他的衣领嚷嚷:“什么地方来的流窜犯躲在寺庙工地?有暂住证没有?有身份证没有?有证明没有?去管理处登记交过管理费了没有?”

文章录入:带雨的云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评论留言: 共 0 条评论 (客观留言,文明评论!)

     
    姓名: 验证码: 查看评论  
            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6 www.wtxy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