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小说 >> 情感演绎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美丽的风铃 【字体:
美丽的风铃
作者:黄二莎    文章来源:网络    点击数:1709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/10/28

    也许是缘分的安排,让我们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彼此。

    那一刻,她只想说一句:爱你。

    我们都当过陪衬品:帮别人追男生或者是女生。

    可是,我们有时候会告诉媒人:为什么你不去追她/他呢?

    那时候的我们,都会笑着说一句:你看他那多情的眼睛,正在向你闪烁着。

    分别以后,却没有撕心裂肺般的不舍;只是,彼此之间更加想念。

    终于有一天,他手捧一束大红的玫瑰花站在校门口,来了一个求婚。

    【一】再见了,可爱的高四

    瑟莎躺在宿舍的床上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。下午的太阳有点力不从心,望着窗外的的树木,空气变得很暖和,也很舒服。五一长假已经到末了,很快就到了高考的日子。舍友们都在感叹:下个月的高考果然会如期而至,聚在一起商量着高考那几天的日程,甚至还弄出了个让瑟莎感到莫名其妙的“高考前每日必做事情之流水账”。

    下铺还在打听着:哪里有暑期工可以做?高考迟到怎么办?高考生病该如何处理?

    望着这一幕,瑟莎心里面默默地告诉自己:去年的今日,你,不也一样吗?在老师眼里,是个高材生;在同级同学眼里,是个鬼才;在他的眼里,就是上帝赐给他自己的一份礼物。回想起认识他的时候,收到表白字条的自己,是多么的幸福。

    她永远记得他的笑容,是那么地“茉莉花瓣儿”。

    昨天刚刚做完一套语文试卷,发现自己每一次看到作文题目时,总是不经意间想写一些关于他的事情,但又不知道从何着笔。每天定时定量的题海战术,看着那高高的试卷,那写满笔记的课本,那可爱的化学式,瑟莎笑了。她摸了一下闹钟,下午:四点三十八分。那一刻,全宿舍的人儿都望着瑟莎,那羡慕的眼神告诉彼此,高材生啊!

    瑟莎,折好被子,下了床,准备去洗一下脸,精神一下自己。

    蔡杏敏按捺不住了,说道:“瑟莎啊,你好像从不担心自己的高考啊?说咯,有什么秘诀啊?我好怕自己考不过啊。。。知道你成绩很好,都是班级里面的高材生,经常拿奖的,还拿过国家级奖学金。听说读初中的时候,就开始参加高考,考出来的分数都很高啊。报纸、电视上面都有报道过耶。从小到大经常跳级。更重要的是,你考过了保送生考试耶,可以上北大耶。”

    蔡杏敏还来了一句:“真像江植树耶!”

    瑟莎苦笑地说了一句,“模拟考试”加上“题海战术”,双管齐下,准没问题。

    全宿舍来了一声:“啊?”

    大家,心里都知道,现在才来个高考冲刺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下策之选。

    公认的是,瑟莎是个天才,每天上课睡到下课,再由下课睡到上课,睡了整整高四一年啊!在我们眼里,成绩又好,脾气又好,身材也好,简直是女神啊。

    这些问题,对于瑟莎来说,其实在她的身上可以看得出“功底”这两个字。

    难怪人家可以零反对票,当选全区的学生会总会主席!

    蔡杏敏再补问了 一句:“有没有工作介绍啊?”

    瑟莎答道:“XX人才网欢迎你的到来。”

    等瑟莎洗完脸回来,大家又说了一个新的话题:大学,我应该怎么过?

    等到这个问题说完之后,全宿舍齐齐沉默了两个小时。彼此都看着彼此,嘴里面却吐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 绝对可以用“无语”来形容。

    只是,沉默人群中多了一个“瑟莎”。

    看着时钟,这个黄昏,不知多少年后的今日的此时此刻,注定会让我们永远记得。

    五月三号。沉默。不舍写满了我们的疲惫的脸蛋。其实,大家曾经幻想过自己能够过上像白富美、富二代的生活,穿上象征爱情的玻璃鞋,拥有白雪公主般的爱情。可以无忧无虑地和自己的心上人相伴到老。可是,现实告诉我们,那永远是幻想,永远是不可能的。总是期待今日,如此美好的时光能够永远停留在此刻,可是,时钟告诉我们,地球是不可能停止转动的。于是,我们第一时间想到了,彼此不允许忘记自己的脸庞,二十年后再相聚,到时候,再比一下:谁最厉害?

    我们没有选择用聚会的形式结束这次的相遇。

    一眨眼,高考那一天到来了。

    “笔、尺子、圆规、橡皮、准考证、身份证……”林可冬一遍又一遍地数着自己的装备。没一个是落下的。看着她疲惫的双眼,瑟莎告诉她:“不要太紧张,坦然面对就好,说不定,你写的答案比标准答案还要好呢”。

    大家,都笑了。

    语文科考试是头炮。

    看着语文科试卷的作文题目,讲的话题是“传递”。那时,瑟莎写下了“北京遇上西班牙”。主考官通过摄像头看到了,特意伸了个头出来,告诉全校的子民们,一篇满分作文诞生了。

    没有人会惊讶瑟莎的成绩究竟会有多高。

    那三天,就像是凝固着的空气,不再流转了。

    每一场考试下来,大家都很吃力。生怕自己就因为那一两分从此跟大学无缘。

    终于考完了。走出校门口的我们,都选择第一时间回到了宿舍,互相道别。

    等待是一种煎熬。

    高考的分数决定我们的未来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 望着各自的高考分数,有的人想哭出来,有的人却想到了割脉。幸好及时阻止了,被送到医院,经过开导,有的人想到了继续留级或着复读。然而,高考是一座独木桥,总会有失神、闪脚的时候,只是,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罢了。

    再次回到宿舍,已经是领录取书的时候了。望着那些一路相陪的战友,声声道别声,声声入耳,声声不舍,声声泪下。

    来不及多说什么,就这样,别了,我的高中。别了,我的高中生活。

    突然,手机莫名的亮了起来。

    晨耀来电了。

    “喂,大学毕业后三年再见面吧。”

    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 “相约2014哦。”

    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 “还有啊,不许泡除我以外的仔。”

    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 “上Q不许隐身”

    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 “上了,不许不改个性签名。”

    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 “大学不许乱跑”。

    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这种电话,瑟莎接了18个。

    站在宿舍门口,瑟莎傻傻地笑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 手里面捧着他刚刚让人送过来的茉莉花茶,很香很香,香进心田里,美乐乐地。

    【二】可爱的大学,美丽的风铃之旅

    《大学,我应该读懂什么?》,读大一的瑟莎继续被公认为“女神”。

    可爱的脸蛋、才气逼人、曾经夺得选美冠军、会写歌会作曲,甚至编剧,简直十八般武艺,样样精通。

    所以,瑟莎在大学拥有超高人气。

    大一就当选主席团成员的瑟莎经常笑称自己是电脑白痴,知道个中原因的都说瑟莎是只老狐狸;不知道的只能说瑟莎谦虚。然而,当她自学电脑时,却始终没有落后过。看着瑟莎的一步步走来,辅导员只说了一句:不容易啊。

    大学里,文学社有瑟莎的身影,运动会有瑟莎的身影,演讲比赛有瑟莎的身影,老师们都不得不叹到:这孩子,看来挺可以的。

    看着录像中的瑟莎,晨耀笑了,安心地笑了,道出了一句:幸好,没挑错学校,嘻嘻。

    然而他始终没有和瑟莎联系,包括一句话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 每一次,望着,傻傻地看着晨耀的头像,就算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,就算不知道他现在所在何处,想起他,总是美滋滋的。瑟莎总会告诉自己,他正在为他们的未来打拼着。

    每一次,都在心疼他的奔波劳累。

    日子就这样的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。

    有一次,他实在忍不住了,打来了电话,说道:

    “干吗大学不泡仔啊?”

    “上哪里泡啊?”

    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 “要不你来北京啦。我拿你去卖了哈。”

    “应该值不了多少钱哦,都没什么肉。”

    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 “自己坐车过来哇。顺便带上称啦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 又来一次18个这种电话。

    全宿舍齐笑。

    正在军训的瑟莎,黑了一圈,也瘦了一圈,大滴大滴的汗水在她的脸上流淌着。在人群中,晨耀一眼就认出了瑟莎,背后还藏着一束玫瑰花。站在操场的两个人顿时成了大家的焦点。

    “生日快乐!”

    “你怎么来了啊?不用上课嘛?”

    “你有点情趣好不好?”

    “好吧。”

    看着晨耀酣睡的样子,瑟莎高兴中带着不舍,一定是很累。为了自己,特意从北京跑到广州来,长长的睫毛随着紧闭的双眼,扬着扬着。

    这么多年以来,真是辛苦他了。

    汗水大滴大滴地从额头冒出来。

    糟糕,发烧了。

    瑟莎用最快的速度将晨耀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 三个小时之后,晨耀醒了,对瑟莎笑了一下。说道:“吓倒你了吧。胆子像鸟蛋那么大。没什么的,可能是太忙太累了。”

    晨耀摸了一下瑟莎的脸。

    “这么多年了,我都习惯了。”

    “真的了啦。”

    “好吧。”

    “你要乖乖地吃药哇,不许不吃。”

    晨耀点了点头。表示同意。

    过了一个月,瑟莎才肯放晨耀回去北京。这次回去,可是坐飞机哦。

    带着不舍,晨耀离开了广州。

    这一别,就是6年。

    望着飞机,瑟莎暗暗告诉自己,要努力,不许自己以失败者的身份离开这间大学。

    【三】深沉的父爱

    离飞机很远的地方。操场边。瑟莎,每次都在怀念着和他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 1994年夏,某一个星期的星期三。

    一如既往,天气热的吓人,热的发疯。

    那天中午,瑟莎像以往那样子跑到奶奶家去做作业。刚刚到墩头处的榕树下面时,她听到了男子的恐喝声。

    她侧身在墙后,正打算偷听着对方在说什么。

    那个男子站在砖瓦房的空地上,左手拿着一把滴着血的菜刀,右手却领着一个披着长头发的人头,大滴大滴地血使劲流啊流,上半身裸露着,身上面有好多处血迹。

    正在读小学的瑟莎,看到这场景,惊呆了。

    但她依然很镇定,一直盯着那个人头。

    忽然,她想到了是奶奶隔壁家那个老爷爷的女儿,对,就是她了。听说,那个阿姨和这个叔叔是夫妻来的。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穷,阿姨经常回娘家借钱。但由于老爷爷已经很老了,常常因为没钱,就毒打两位老人家。街道办都知道这事情了。调解过好几次了,都没用。不知道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情?!

    “你不要这样,你吓到我们了,把刀放下来吧,孩子。”

    哦,原来,在叔叔的面前跪着一对老人,不正是那位阿姨的父母吗?

    在老人的背后,还有个小孩子,就是当年的晨耀。跪在那里,眼里尽是泪水。哭得通红通红的双眼,告诉着大人们,不要再这样了。好吗?白白的校服上面是血迹和泪水,颤抖的声音让人好想抱着他,告诉他不要怕。

    “我容易吗我?!每天起得早早的,去找活干,挣钱。自从生了孩子,我就不舍得让她干活,甚至倒杯水都不舍得。”

    “却,却换来她无情的背叛。”

    “6年了。我忍了6年了,还以为她会回心转意。”

    “我真傻。”

    “这顶绿帽,我就这样一直戴着。”

    “连我父母都说我傻,这样的女人你也甘心为她付出,值得吗?”

    “为了让过上好日子,我在工地干活,扭到腰,割伤手,从不让她知道。”

    “她身边的男人多得不知道的程度。”

    “还指望我贴钱给她,在外面养男人。”

    “我知道,是她的错。孩子,不要这样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吧。杀戮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啊。晨耀还小,不要让他留下心里阴影啊。”

    “晨耀,你要争气啊。”

    经过老人家的苦苦哀求,叔叔终于肯放下菜刀,他瘫坐在地面上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 “我的人生怎么就这样倒霉啊。”

    老爷爷亲了一下他的脸,说道:“孩子,我们都知道你很辛苦在外面挣钱。每天没完没了的工作,一有钱就会买好吃的给我们,你很疼爱家人,即使,家庭很穷都好,你从来不埋怨过双亲。你是个好孩子,我女儿不配拥有一个这么好的丈夫。是我该死,没有管好我的女儿,我该死。”

    老爷爷边说边掌掴着自己几乎没有肉的脸庞。

    “爸,不是的。不是你的错,是她,是她迷失在大城市的繁荣而已,迷失在那灯火酒绿的所谓的上流生活而已。是我没有管好她,没有看好我自己的女人,让她学会什么叫沉溺。”

    “爸,真的,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 叔叔握住老爷爷的双手,不让他再继续掌掴自己的脸庞。

    “爸,您辛苦了。一直以来,无论做什么都能得到你的谅解。辛苦您了。”

    叔叔,跪在老爷爷的面前,猛地磕头认错。

    “爸,是我的错……”

    “爸,是我的错。我没能力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好日子。是我无能,只会读书,是我没用。”

    “为了孩子,你要勇敢啊。孩子。”

    跪在后面的晨耀,紧握着拳头,抬起了头,望着他的父亲。

    那眼神告诉着所有人:我没有那么好欺负的。

    叔叔,一手把小晨耀搂进了怀抱。

    “孩子,你一定要记得母亲对你的好。是爸,没能力,没能力让她过上那上流社会的生活。还有,你要记得你外公外婆啊。是有他们两位,才有你爸我的今天啊,不然,爸,早就垮了。”“不要像你老妈那样,做人要厚道啊,要知道什么叫感恩和孝顺啊。”

    说着说着,叔叔拿起菜刀,正准备割颈时,被旁边的民警及时地拦住了。

    “晨耀……”

    那一刻,由于过度恐慌,晨耀晕倒在地。

    而那个叔叔被警察带走了。

    就这样子,晨耀的父亲由于谋杀罪被判坐牢。我也不知道要坐多少年。

    过了整整两个月,晨耀醒来了。可是,他失去记忆了。

    老爷爷望着报告书,顿时大哭。

    “孩子啊,都是我们大人害苦你了。”

    看着医生的眼神,两位老人家抚摸着小晨耀的头,笑着流着泪说着:“没事的,晨耀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 “没事的,没有爸爸妈妈而已,外公外婆养你。不用担心的。”

    “你还有个姑妈的,不用担心钱。”

    说完,把头扭向了医生,问到:“真的没得治了吗?”

    医生无奈地点了点头,说到:“他年龄还很小,遇到这样的事情,失去记忆或者是好事。没有必要记得大人那么多的事情。脑部没有任何创伤,只是由于过度惊吓而失去部分记忆而已,从现在开始不要让他再经历这样的事情就好。”

    “平常的话,多吃核桃或者是心脏病方面的药,不能太激烈运动,特别是长跑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医生紧握着老爷爷的手,细心地交代着老爷爷应该注意的事情。

    他就像一只小猫那样,让人怜爱。瑟莎带着满脸的笑容站在了他的面前,经常手捧着故事书、《格林童话》、《参考消息》…… 一遍一遍地念给他听。因为那时候的瑟莎才发现彼此之间的命运有点相同,只是瑟莎失去的是父亲而已。一出生就被告知自己没有父亲,哥哥吝啬到一张相片都不允许留下来。在瑟莎的人生里,似乎父亲这两个字被淡化了。但是,瑟莎还是、还是在每年的某个五月初,祭祀父亲。瑟莎知道自己的父亲从来没嫌弃过自己是个女儿。每一次,每一次,走过、路过自己父亲的坟墓,瑟莎都忍不住注目几分钟。

    那时候的瑟莎每天没完没了的向晨耀讲故事,每一篇文章都是经过仔细挑选地。望着插着呼吸机的晨耀,求生欲望越来越强烈,所有人都很开心。慢慢地,身体开始能动了,能够说话。老爷爷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瑟莎,那刻她明白到:有些东西是不能告诉晨耀的。

    看着晨耀,瑟莎主动地跑了过去跟他玩。

    就这样子,晨耀从离开医院的那一刻起,瑟莎一直牵着他手,陪着他。

    自那以后,所有人对晨耀一家都十分照顾。晨耀休学整整一年。每天瑟莎下课之后,都会去找他玩耍。经常带着晨耀去海边,还送了只小花猫给他,可爱的小花猫,经常依偎在怀抱里面。希望多看一看大海,那无边无际的海岸,能够让这个小孩更加豁达一些、更加韧性一些。在海边,跟他玩游戏,告诉他自己上课的时候的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 院子里、晨耀家的院子里面开满了,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。很五彩缤纷,看得人直叫好!老爷爷看着经常牵着手的两个小朋友,心里头乐开了怀,甚至亲手为小外孙种了这么多花。水仙花、蔷薇、玫瑰、茶树花……应有尽有,似乎有所安慰地笑了,那冰冻了多年的脸庞终于笑开了。

    老人家说道:“遗憾的是,我这副老骨头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我女婿出狱的那一刻;看到我外孙结婚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 老奶奶拍了一下老爷爷的手,说道:“不用太担心了。很快的。警察那边不是来消息,说我们的女婿表现很好嘛,现在可以申请减少年限啊。很快的。记得不要让小晨耀知道这一切。我不想让他再受到伤害。”

    “或许医生说得对,失去记忆,可能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晨耀已经没有爷爷奶奶了,我们要坚强着点,不能让他连外公外婆都没有啊。”

    “这几年,瑟莎一直陪在晨耀的身边。不是挺好的吗?!”

    “是啊。真是感谢这个小女孩了。从那件事情到现在,从来都没有看扁过我们,隔三差五地就送好吃的来,还种了这么多的花,还硬是说是我种的,教会晨耀吃饭、唱民谣、跟他讲故事。”

    “前些天去探望女婿的时候,告诉他这些,女婿不知道有多开心。”

    “就是啊。”

    “虽然说是我们女儿犯错在先,但是女婿从来都没说过什么,埋怨过什么。他还在自学电脑,还考过了级了,在攻读研究生的课程。这样的结果不是挺好的吗?!死者已死去,我们还是珍惜 活人吧。”

    渐渐地,就这样子。像天使般的笑容在晨耀的脸上时常挂着,笑得如此得“茉莉花瓣儿”般得洁白、洁净。

    晨耀经常自己采摘茉莉花,自制了一些茉莉花茶给瑟莎。

    瑟莎还自学了如何泡茶。

    经常约了朋友一起和晨耀品茶。

    【四】失去记忆,或许是意外的惊喜

    2004年,整整十年了。

    晨耀渐渐长大,每当问起自己为什么没有父母?老爷爷总是说父亲去远方考研究生了,母亲则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,不在身边而已。不用太担心。很快,他们会回来的。外公不会骗你的。

    “孩子,你要记得以后要孝顺自己的父亲啊。都这岁数了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 老奶奶摸着小晨耀的头,现在的晨耀可是个高中生了。长的白白净净的,脸上常挂着笑容,十分讨人喜欢。

    看着墙壁上面的奖状,老奶奶和老爷爷都乐开了花儿。

    喜上加喜的是,第二天的中午,街道办那边来了几位领导,躲开了晨耀,告诉老奶奶和老爷爷:晨耀的爸爸可以出狱的消息。

    两位老人欢呼着、雀跃着。

    站在监狱门口的晨耀的爸爸--祥叔叔,回头看了一下自己在里面呆了12年的地方,狱警跟他开玩笑,是不是还想回来啊?!

   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老奶奶和老爷爷一起来到了监狱门口准备接女婿回家。看着彼此,抱成一团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 “孩子啊,你可算出来咯。没事的,孩子,一切可以从新开始的。”

    “我们不怪你,放心。你很懂事,错不在于你。”

    那天,晨耀要上课,所以没来“接机”。

    等到晨耀回到家,阔别12载的父亲站在自己的面前,开心的第一时间跑到了瑟莎家,告诉瑟莎这个好消息。

    两人牵着手,走到了三位面前。

    那天,祥叔叔抱着晨耀,说道:“对不起,孩子,是爸爸不对。这些年苦了你了,放心,爸爸以后会补偿你的。”

    “我们一家人不再分离。”

    “孩子,想念爸爸吗?”

    “爸爸终于回来咯。”

    “那妈妈呢?”

    “她……”

    “她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打工,回不了来,没事的,爸会告诉她你的近况滴。”

    “不用怕,爸爸已经考到了研究生,有位叔叔介绍了一份工作给爸爸,就在供电局里面当电工的,放心,工资很高的哦,都好几千啊,不用担心没大学读。”

    “爸,我没担心过啊。我可以保送大学的。我成绩很好的。外公外婆经常说起你,说你很懂事、学历又很高,我一直很用功读书的。我不会给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 “好,好孩子。这么多年了,麻烦外公外婆了,来,我们做了一桌好菜,吃吧。”

    在旁边站着的瑟莎,也笑了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次日,当祥叔叔要去上班的时候,晨耀开来了一辆自己研制的车,是由一些玩具车和遥控车混杂而成的。

    哈哈。

    一家人的久别重逢,就这样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 从此,晨耀每天都起得早早的,煮好了早餐,就出门去上学。

    吃着儿子煮的早餐,祥叔叔乐着。

    每个月,发了工资,总拿出一些钱来给晨耀买书;一有空闲,就和晨耀们去郊游、去省外旅游、鼓励晨耀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。

    当年,晨耀因恐惧而失去记忆的事情一直让祥叔叔很是惭愧。

    而且,老奶奶和老爷爷为了不影响孩子们,一直都是苦口婆心的教导着他们。

    祥叔叔,对于,这一切,很是在意,一直觉得愧对二老。

    毕竟,是……,是自己,结束了他们的唯一的女儿的生命。也是……,也是自己,让他们白头发送黑头发人。更是自己的不懂事,才导致晨耀12年的孤独生活着,才导致二老担忧以致白发满头。内心深深的自责着。

    从那以后。

    一直以来,晨耀的父亲并没有因为任何事情,采取抽烟、酗酒赌博的方式解决问题。

    一直以来,晨耀的父亲都告诫自己的孩子要孝顺老人,体贴对方。

    一直以来,晨耀的父亲都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自己的家人,自己很努力,为了明天,为了未来,正在很努力的打拼着。

    在晨耀的眼里面,父亲的形象由模糊不清到伟岸。父亲乐观的笑容,有趣的谈吐,讲究的打扮深深地烙在自己的心里面。

    院子里面,经常传来阵阵笑声。

    傍晚,黄昏。

    两父子,还有老奶奶和老爷爷,一家四口,一起到海边散步;有时,过年过节,还烧烤。吃着外孙子、吃着儿子烧的东西,特别特别的美味。还不忘也给瑟莎烧了一些,夜里,敲响了瑟莎家的门,把热乎乎的食物送到了她的面前。瑟莎乐在心里。

    很多人都希望这一家人能够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 晨耀一直在外面种蔬菜和果树。有收成了,就拿到外面卖掉。挣回来的钱,都交给老奶奶和老爷爷,他似乎在锻炼自己的独立能力,这一切,老奶奶和老爷爷总是乐着乐着,把钱都攒起来,给晨耀读大学,留着用。祥叔叔生病的时候,晨耀寸步不离地照顾着,说道:“爸,以前没在你身边,现在是我该尽孝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 “好,好孩子。”

    “真懂事。”

    “嗯嗯”

    很快的,就到了晨耀高考的日子了。

    晨耀选择了报考艺校。瑟莎陪伴着他,到了北京。

    在考场外,瑟莎在接受电视台的采访,笑着说:“我不是来考试的,我是来陪考的。”

    晨耀,刚刚好在走廊上面看到了。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 那年,晨耀凭借着靓丽的外表、深厚的唱功、多才多艺被一本的大学录取了。拿着通知书,晨耀的父亲心里纳闷着,为什么?

    “孩子啊,干吗选择艺校啊?”

    “以你的成绩,上北大,是没问题的啊。”

    晨耀笑了,说:“爸,我要当你的开心果,用我的艺术细胞让你笑口常开。”

    “我要把快乐注满你的眼睛和脸庞。”

    “我要告诉全世界我有个好爸爸,一个很负责任的爸爸。”

    “以后,爸,就能够在电视上、报纸上面看到我了。”

    祥叔叔感动地摸了一下晨耀的头,开心、欣慰地说:“好吧,孩子,大胆的绽放你的青春和活力,未来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的。记住,自己做任何事情都要保持理智。这条路,爸,没走过。你要计划好自己哦。”

    “没事的,爸,你放心。我的未来,有一部分我都计划好了。你看,我都写好了。你看看。”

    “好,爸爸看看哈,乖。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秋季。

    晨耀在瑟莎的陪伴下,进入了国内数一数二的艺校进行深造。

    如今的晨耀,长的高高,白白净净的,一副明星样。去到哪里都是惊讶声。两人出现在校道时,路人纷纷侧目而视,好绝配啊。

    晨耀为了早点有所成就,不断参加一些比赛。屡屡获奖,甚至还了上报纸、电视。当看到晨耀在电视中接受采访时,祥叔叔想到了:这孩子,一定要把基础打好,进入这个圈子,一定要扎好功底,小心说话,做事要有手段啊。

    于是,晨耀渐渐的走进了大众的视线,成为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。去到哪里都前呼后拥,忙前忙后的,尽管很累,他都咬着牙熬过去。

    签约一流的经纪人公司,举办个人演唱会,晨耀以清新的风格获得了众多的媒体的认可。

    祥叔叔,一脸满意的收集着关于自己孩子的新闻。

    看着自己的孩子能够有胆量站在电视机面前,大声唱出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曲。倍感安慰。

    【五】你就是上帝赐予我的礼物

    2008年,北京奥运会。

    晨耀特意回了一趟家,把老奶奶和老爷爷、祥叔叔接到了北京去观看奥运会。

    大人们都笑开了口。

    可是,没有接瑟莎。

    后来,才知道她要高考了,所以才没一起来。

    晨耀打了电话过去,说: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 “知道啊,晨耀啊。”

    “干吗不来北京啊?”

    “我要等高考分数啊。”

    “哦哦,考了什么样的学校啊?”

    “北大咯。”

    “校区呢?”

    “不在北京啦,省长不给我出省啊。”

    “嗯嗯,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 “你……”

    “那你就在省内读书咯。”

    晨耀贼贼的笑了,我要把你出省的意愿扼杀在摇篮里面。不然,我地位不保啊。。。

    无奈之下,瑟莎留在省内读书。

    可是的是,她的手机是1比15万亿的比率:也就是说,打足足15万亿个电话才能打进去一个。当老师告诉她的时候,全班都惊叹:“好高流量啊”。

    限制着,生怕自己所爱的人成为了别人的新娘。期待着,若干年后的所谓相逢。

    晨耀,紧紧握住手机,心面暗暗下定决心。

    感谢一路有你,瑟莎,你是我,晨耀奋斗的目标。

    感谢一路有你,瑟莎,你是我,晨耀伤心的港湾。

    感谢一路有你,瑟莎,你是我,晨耀最珍贵的礼物。

    看着天空的白云,就像第一次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,晨耀看到瑟莎的笑容,是如此的真诚,如此的白净,美的让人心动。

    感谢上帝,瑟莎,是你,赐给我晨耀的礼物

    在大学里面,图书馆、操场、自修室都是晨耀出现率较高的地方。

    一直以高标准要求自己,所以,一毕业,晨耀签约全球第一大娱乐公司--太平盛世集团。不断推出新歌,参加大大小小的颁奖会。如今的晨耀,变得更加的勤奋,保持着很高的曝光率。

    有一天,集团的最高负责人表示要见一下这位新人,并为了他举办一个小小的见面会,设宴在某个主题酒店的六楼。

    当晨耀到达见面会时,没有众多媒体的追捧,没有粉丝的欢呼声,美食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盘子,很有礼貌地找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 见面会,当瑟莎以集团最高领导的身份出现时,晨耀很是惊讶。

    那时候的晨耀到见面会结束了,打了一个电话给瑟莎。

    “这个集团是你开的?个人独资?”

    “是啊。”

    “那我能够进入这家集团,是不是你安排的啊?”

    “那倒不是哦。”

    “你是通过正常的选拔渠道进入的啊。”

    晨耀哭了,瑟莎的声音是如此的正规,正规到没有感情在里面。是不是,她不要自己了。

    晨耀下一秒钟,收到了一条短信:是叔公叫我暂时帮他看着这家集团的,没事的,是我太想念你,才想到这个办法而已。

    顿时,晨耀笑了,回了一个“喵”。

    “汪”。

    “想念的你--瑟莎”。

    “放心,没事的”。

    【六】摆渡,我的大学乐事

    2009年 十月初

    在大学的课桌式大教室里面,正在准备举办某个协会的干部选拔比赛。

    瑟莎作为师姐出席了这次活动。老师看着瑟莎为这次选拔的布置表示十分满意。

    当某一位新生上去竞选的时候,问了一个问题:“当大学好友来访时,我们如何才能体现自己的好客之道呢?真的随便就可以了吗?”

    台下,有位师兄答道,自给自足吧。

    顿时哄堂大笑。

    再有人问道:“我能在当地免费要一块地吗?”

    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 “那我能游一下当地的一些村庄吗?”

    “这还用问啊?”瑟莎忍不住冷笑出声。

    于是,瑟莎走上了讲台,拿起了麦克风,说道:“听了,很多师弟师妹的问题跟回答,都很有趣,但也很不现实。大学,你们还没有真正明白你们读大学的真正意义和现实目标的相互结合。没有真正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学。”

    “举个例子,就刚才村庄那个问题。大家可能很纳闷不就一个村庄吗?但是,师姐要告诉你,你不能随便游历,当遇到下雨的时候,你不能随便进入一个房屋,即使这个房屋是荒废的,甚至荒废了一个世纪都好,你都不能进去。因为,你进去了,师姐不能够担保你能够安然的从里面走出来。”

    “大家,可能很好奇。”

    “大家可能想到了是因为在近代抗战时期,日本人曾在中国留下了许多细菌型武器,包括地雷。”

    “这只是其一。”

    “真正的原因是,在古代,我们中国的疆土可是十分地辽阔,但是人口出生率一直都很低,也就是说人很少,少到什么程度咧,大家在中学时代学地理跟历史的时候都应该学过的。那么我们的先人们应该如何保护我们的疆土呢?如何来捍卫我们的国土呢?这时候,智慧的先人们想出了这么一种办法,这种办法的名字叫:投放蟒蛇。利用蛇的灵性来管理辽阔的国土。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纪的养殖,这些蟒蛇们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杂交、繁育后代,也出现了新的品种,例如九头蛇、巨型蟒蛇。所以,当师弟你进入一个荒废的房屋的时候,你会发现自己脚底下踩着一块很软的东西,怎么踩都是很软的,就是踩不烂,有时候还发光。其实,师弟师妹们啊,你们正在踩着可能是一条不知道活了多少个世纪的蛇。你踩着它,你就等于进入了蛇口。它们可能好几公里长。也可能三头六臂。它们的移动的速度有多快,你不用怀疑,甚至把你吃了,只留下一双眼睛在那里,而且连骨头都没留下。”

    “师弟,如果你看到的是发着蓝光的话,恭喜你,那是一条九头蛇,年龄大概在5百岁到1千岁的前闭后开区间里面,比较年轻。如果,你看到的是发着紫光的呢,那是一条“蛇后”级别的蛇,年龄大约在1万亿岁到2万亿岁的前开后也开的区间里。”

    全场哇了一声。

    “还有,如果你看到的是发着绿光的呐,恭喜大家,这证明你还是挺备受大自然的生物所敬重的,因为那是全地球唯一的蛇王,大家要有常识啊,蛇王,只有一条哈,全地球只有唯一的一条。而且要记住,当你遇到蛇王的时候,要非常地有礼貌,说话要很小心,不然,你也成为它的腹中之物。”

    “还有!”

    “或者,在某一棵很大的树,一棵不知名的树,上面果实累累,甚至上面的树干还会发着光,走靠近它,你也可能从此消失了。发光,那可是一些体型比较小的九头蛇的捕食方式来的啊.”

    “所以,师姐建议各位师弟、师妹,不要太喜欢旅游,去游玩的时候,要醒目点。有时候,好奇心会害死人的。不然你挂了,师姐都不知道应该到哪里哪条蛇仔的腹中找你的尸体啊。”

    “其实,动物一直都是人类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 “它们一直在人类办事,我们要善待生物。”

    “好了,我要说的就是这些,大家要紧记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全场愕然中……

    老师们齐齐地回头看了一下全场的师弟师妹们,说到:“你们都不是人类。脑都是长草的。”

    摇了摇头,一致给了满分的评价。

    那一天过后,瑟莎再一次成为了校园风云人物。

    【七】我的青春,不再安静

    2010年元宵节过后

    “投放蟒蛇”的解说事件让瑟莎红了一火。

    大师姐来电,问有没有兴趣当党课的老师啊?讲课这么精彩,怎么能浪费呐?

    凭借着扎实的基础学科知识和幽默的教授方式,瑟莎成为首位学生群体中的党课教师。

    瑟莎,于是在省内的各大高校进行巡回授课。

    然而,一个午后,却接到了来自北京的长途电话,对方是晨耀的班长。

    “您好,我是你男朋友的大学同班同学。我叫张哲,哲学家的哲。是这样的,晨耀昨天中午在宿舍里面睡觉的时候突然全身抖颤,口吐白沫。我们已经及时把他送去医院了。”

    “现在,我在医院。医生托我问一下他的家人,脑部是不是受过重创,或者是失去过记忆。”

    “有……”

    “是失去过记忆。”

    “大概在几岁的时候啊!”

    “应该是他二年级的时候。”

    “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 “你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 “是,是他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面前,可能因为年龄还很小,当时吓到了,晕了过去,送去医院的时候,医生就发现他已经失去了记忆,可能会有后遗症留下来。”

    “他醒了吗?”

    “醒了,但是身体很虚弱。还在医院,观察观察几天。”

    “好像他有带药在身边的。”

    “是一瓶白色瓶装的吗?里面是一些黄色的药丸。”

    “对。”

    “什么成分来的啊?”

    这时候,瑟莎忽然觉得对方有点不妥,特别是这个问题,问得特别没有水平。

    “我也不是很清楚呐。”

    “你现在不是在医院吗?你问一下医生吧。”

    “哦哦,还有他身上面的钱好像不够,你方便汇点钱过来吗?”

    “这个?还欠多少啊?”

    “欠14万2,因为看的是精神内科。药比较贵。”

    “哦,这样,我跟他家人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 “晚点回你电话。”

    “好吧。”

    挂了电话,瑟莎越想越不对。

    思前想后地,瑟莎忽然想起了辅导员曾经说过的电话诈骗,手段跟说话的逻辑简直一模一样啊。狠狠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。真笨。差点就被人家给骗了。

    于是,瑟莎顺藤摸瓜地套对方的话,终于知道了。是同宿舍的为了竞选班干部想出来的点子。

    “难怪口供一致啦,真是险啊!”

    然而,瑟莎回忆了一下刚才的对话,冷冷的笑 了:你终于出手了。哈哈,等了这么多年,当初一直让自己去奶奶家做作业的晨耀终于出手了。他按捺不住了,瑟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这么多年了,自己简直像一个小丑和猴子似的在江晨耀面前生活着;直到那一天,他不经意间的一句话,暴露了他的野心和虚伪,丑陋的真面目。瑟莎不由地举起掌来。

    “我,我自己家的钥匙竟然在你这个同村老人的外孙子那里找到,还,还搭配俺老娘的深棕色的钱包……”

    “你当我是傻的啊!!!???”

    “他妈的,欺负我善良是嘛!看来真是看我好欺负了。”

    于是,瑟莎拨打了“110”,告诉了对方刚刚那一通来自北京的电话的内容。听说,后来啊,那个江晨耀也跟着被逮捕归案了,警方告诉瑟莎“一伙的”。

    那一刻,瑟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 【八】后序:

    风铃,不再美丽;

    爱情,从未发生过!

文章录入:梧桐细雨文学网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评论留言: 共 0 条评论 (客观留言,文明评论!)

     
    姓名: 验证码: 查看评论  
          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6 www.wtxy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